姆妈asan。

透明姆妈写手。

【亓桃】旧事重提 chapter1

  bgm:应嘉俐《那又如何》

  前期主桃姐视角,过程蛮纠结。HE

  ——不就是一个人守着黑夜过,不就是厨房里少了你和我,不就是再也没有睡前的歌,我还是可以一个人活。

   

   初来加州,和老美拿市场,哪怕有伍扬和敖三的帮衬,毕竟国内外运作方式差别蛮大,让陶桃好一阵折腾,结果难得管事的伍总突然重拾了音乐梦想,把北美市场的诸多问题抛在脑后,给单枪匹马的女将军莫名增添了孤立无援的悲戚味道,闻来不太愉悦。

   不过陶桃向来是无所谓这些的,步入社会后她的性子藏了许多淡漠心境,她不害怕什么,也不需要什么。

   她一个女人,硬是把无数前辈想要开拓的市场硬硬生把路踩了出来。

   30岁的陶桃,Tiffany勾勒过的红唇就是她的刀锋,Prada的细长高跟就是她的利刃,她自年轻时就要强而优秀,连一副盾牌都不需要,凭着刀刃拼杀过她的一场场战役。

   二十出头时的陶桃太傲,因为那一个人把自己冲得头破血流,爱与恨一念之间相差无几。

   到了这个年岁,该晓得不再折磨自己,让工作把生活填满就刚好。

   总好过吃着甜腻的草莓蛋糕再配上红酒,在深夜抠着喉口呕出酸涩,翻滚着在心底积上更浓厚的苦。

   陶桃感性而理性,好的是能清醒果断地抽身,却又深陷她伙同简亓安的牢笼,不知何时能抽身。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托着敖三在美朋友的福,好的东西慢慢的铺了下去。

   陶桃是在冬季离开的重庆,一年过去了,加州送走冬雪,转眼是四月了。

   分公司也慢慢稳定下来,在当地站住了脚,再加上陶醉也来了加州,陶桃干脆安心下来准备资料,做好报考加州理工的准备。

   她要强,不允许自己停下脚步,主要是父母年事已高,家里的产业需要人继承,而陶醉是个洒意性子,陶桃不愿弟弟有不如意,自然要把弟弟不乐意做的事担好。

   五月,陶醉已经和陶桃把公司事务交接好,陶桃便乐得把重心放在学业上,她一直相信陶醉的优秀,只是弟弟性子懒散,她便放手让弟弟去做喜欢的事。

   陶桃久违的校园生活,没想到的是,她奔三的年纪了,在校园里竟招了不少追求者。

   东方女子在欧美地区显得年龄要小很多,再加上陶家人五官标致,大眼翘鼻,注意保养的她走在校道上看着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学生,陶醉贫他,整了一衣柜小姑娘的亮色裙子,陶桃大部分都是职业装,也不适合平日里穿,也就由着陶醉收拾,就挑着些淡色的棉布裙子穿,有时候挽着头发,恍惚还是大学时候的模样。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美籍的中意混血小帅哥,陶桃当时在图书馆找资料,一不留神把书堆弄塌了,结果就见着对面立着以为异国风情的男子,柔和着目光看她。

   那位追求者与其他性子外放的美国人不一样,就像一杯温度正好的柠檬水,令人舒适又不索然无味。

   陶桃在图书馆阅读资料的时候,那个男孩就坐在她不远不近的位置,笑的时候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刚刚好,却不是令她厌恶。

   所以当平安夜那天,那个男孩向她表白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男孩是性子温和沉稳的人,听到她的答复后却兴奋得有些失态,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以一个宠溺的姿势把他举起来,笑容温柔又有点傻。

   陶桃也是笑着的。

   陶桃已经三十出头了。

   应是十二年前了吧,那是她还十八岁,也是一个平安夜,简亓也是像那个男孩一样,不像平时那样温和沉稳,不顾她的惊呼和路人的眼光就把她举高,双手体贴的垫在她腋下,动作轻柔不失强势,脸上也是那样肆意的笑容,十足的孩子气。

   那个有着意大利血统的男孩眼睛很美,却远不及十二年前平安夜的简亓,路灯昏黄的光映在简亓的眼中,漾出一片星河,他抬头仰望着她,如信徒膜拜他的神。

   许是因为那夜的简亓眼中的爱太过干净纯粹,只装了她一个人,那片星河禁锢了她,抽身不出。

   男孩把陶桃带去的是一家著名的天台餐厅举办的party,她借口不舒服,便先走了。

   电梯是观景电梯,走得很慢,楼层又极高,足够陶桃去胡思乱想。

   陶桃突然发现,她在深度发觉实习加工作的时间有八年,简亓带程以鑫跳槽来公司也有八年,他们所见的寥寥数面,基本都是在那一个日常出毛病的电梯里面。

   记得有一次,她和简亓带手下的练习生去服装老师那里认认人,按下按键刚发动的时候突然断了电,电梯挂在电梯井口轻微摇晃,因为幼年被绑架过得缘故,陶桃患有程度不轻的幽闭恐惧症,背脊弯曲,控制不住的喘着粗气。

   那时,她突然被按进一个怀抱,味道陌生,和简亓身上常有的爱马仕大地的味道不同,是少年人的气息,她却任由这黑暗把那个搂住自己的少年认作是简亓,总好让自己那颗悬在半空摇摇摆摆的心寻一个短暂的归处。陶桃阖上眼,眼睫微颤。

   电力恢复也就是一下子的事情,电梯内的灯“啪”地亮起,陶桃轻咳着从那位搂着她的练习生的怀里抽身出来,简亓果然还是站在那个位置,同她在方方正正电梯里的对角线,他嘴角边永远不变的标准弧度还是那样刚刚好,陶桃却从未见他以这样的情绪笑过,眉梢的讥讽意味太浓。

   后来才见面,若非两人需得同乘一辆电梯,简亓总是让着她先行,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时候用最真实的笑意同她说“再见”。

   陶桃走出电梯,发现那个刚才还在她脑海里打转的电梯赫然就站在大厅中央,穿着大学时陶桃给他买的那件驼色大衣,围巾是温柔的奶白色,头发剪短了,搭在眉骨上很柔软的样子。

   “陶桃学妹,平安夜快乐啊。”简亓笑起来,这次连眉眼都染了温柔的意味,小虎牙抵在下唇上,少年人的模样。

    他手上拿着一本《肖邦f小调第二协奏曲》。

   仿佛这段纠缠了十数年的爱恨不过故事一桩,那架电梯是一个时光机,载着陶桃,把她送回了那个风清月白的少年身边。

  -TBC-

  开头有些艰难,字数短到预警。下一章已经写好了,还没修,回忆杀较多,预警。我先去看五练啦!明天修好文了就发上来。

  剧情可能不太流畅,可能因为我比较看着人物的完善下,因为《第二人生》中的亓桃是比较完整的人设了,我不好更加的二次加工,后面的剧情我就写得很顺了。

  希望大家能评论和我交流一下,会很开心。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