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妈asan。

透明姆妈写手。

【亓桃】旧事重提chapter4

   想哪写哪。那部剧就是去年底上映的那部《××3》

 别堆积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体面》于文文

【旧事】

  简亓第一次见到陶桃,是在军训结束的新生汇演的舞台。

  音院的人大都多技傍身,前来报名的也是有自信的主儿,乐于表现自己,各出奇招花样百出,使得每一年的新生汇演上都有不少乐趣。

  唯有陶桃。

  她的表演很是纯粹,打光都无多变化,也不多炫技,表演的曲目轻巧明快,悦耳动听。

  陶桃是因为样貌和入学专业成绩优异被学生会的人钦点的,她不想出风头,所以选了再纯粹不过的钢琴独奏。

  她却不知那天晚上的她又多美。淡蓝色的光聚焦在她和纯白三角钢琴上,她纤细的十指莹白如玉,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穿梭,弹奏乐章;她的笑容很淡,给人恰到好处的距离感,精致的眉眼给宿舍里的姑娘拉着描了略浓重的妆容,给她清新淡雅的气质添了些美艳意味,唇边浅笑吸引了在场人的目光。

  简亓就是在这样的美好下,对她一见钟情。

  恋爱后,简亓和陶桃在琴房,又弹了那首曲子。

  此去经年,简亓脑海中仍印着她的低眉浅笑,和那首《给艾德琳的诗》。

  程以鑫的新电影是一部商业爱情片,能否叫座不说,票房成绩或许会好看。

  剧情大致是讲述现代都市男女在分开后怎样告别过去,迎接新生活的故事。

  程以鑫成名后接的大多是口碑票房双首的商业文艺片,接这部纯商业目的制作是为了要一份高票房好成绩,为下半年程以鑫个人接洽的冷门题材文艺片、目的冲奖的票房容易扑的片子垫个成绩。

  像这种商业片拍摄对演技早已得到认可的程以鑫难度不大,再加上开年后是达夏事业关键念头,简亓要各方多安排,陪程以鑫开机轧了两天戏后简亓就赶紧订了飞回重庆的航班,赶着和项目组成员开工作会议。

  新戏拍摄地点在上海,一月是降雪高峰期,简亓九点钟登机,由于天气恶劣迟迟不能起飞,等得人心下难免烦躁非常,午饭时发放的飞机餐也少有乘客动。

  简亓非是觉得心情急躁,只是维持着一种莫名的悬在半空的漂浮感,心思浮浮沉沉,莫名令人难受。

  简亓所乘的航班降落重庆江北机场时,已是晚七点过一刻了。早在登机前的一个小时,他就给公司里的下属发消息,说不必来接机了。

  冬至过后的山城天黑得早,不过航站楼的灯光足以映出路子,简亓感觉身子酸软,许是不习惯上海的湿冷着了凉,晚些要记得吩咐程以鑫的生活助理注意好前者的保暖。

  回到公司,和组员开过会后,已经将要到办公大厦的熄灯时间了,前台小姐听着简亓的吩咐为留着办公的员工点了咖啡和宵夜后,也打卡下班了。

  宵夜是公司里常点的一家小面,大家也都习惯了当地的重辣,前台小姐备注都要的加辣。

  简亓其实不大能吃辣,但聚餐是从不麻烦下属刻意避免,不过以他空了一整天的胃,还是扛不住重油重辣的小面带来的生理反应,他吃了两口就放下了。

  从桌屉里翻出常备的胃药,就着微凉的咖啡就嚼着吞了下去,腹部隐约抽动着麻木的痛感。

  回国后他就陷入了一种迟钝的生活状态,办事依旧高明完美,只是仿佛丧失了某种莫名的感知,仅存着疲惫而无力的。

  打开工作邮箱发现程以鑫的助理发了一篇邮件,附着一篇文档和音频文件,简亓看邮件内容,是电影主题曲录好了。

  点击下载选项,简亓回复其他工作邮件,文档率先下好,他点开,应是歌曲的歌词。

  他在剧组是听过demo,现在应该是修音师结束工作了。

  简单翻看了一下,这时音频文件也下好了,简亓随便挑了个播放器打开。

  ♪别堆积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

  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旧事】

  已经不记得是这个月爆发的第几次争吵。

  “简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陶桃睁着因生气微红的眼,“别告诉我,难道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放弃吗!”

  “对。”简亓坐在沙发上,有些佝偻着背,他抬起头,“大小姐,我和你不一样。”

  他们从未谈过对方的家庭。

  “呵呵。”她嗤笑出声,“我爱着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吗?”

  “我是,怎样,有什么指教?”他笑,语言刻薄嘲讽。

  “行,那我们就分手吧,谁也别搭上谁。”她紧抿着唇,指节发白,把钥匙用力的拍在玄关处。

  “简亓,别再联系了。”

  “当然。”

  “东西就不收拾了,最后麻烦你,丢了吧。”

  “可以。”

  “那再见吧,祝你前程似锦。”到离开,她也没说一句温软的话。

  陶桃性子傲气果决,她能温柔且残忍。

【纽约的夜】
 
   陶桃侧过脸,看着他微染了白霜的发:“毕竟爱过一场。”

  “简亓啊,你说都那么多年了……我还是,不够力气去等你了。”

  瞧吧,他说的,她温柔且残忍。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再见,不负遇见。♪

  程以鑫的电影定档八月暑期档,成绩比大家预想的要好很多,被戏称暑期“票房收割机”。

  电影下档的那天剧组的人开了场庆功会,上到电影监制下到配角演员,地点在北京,导演一众兴致很高,主演之一程以鑫在拍摄新剧,为了冲奖赶上映日期实在无法抽身,简亓代自家艺人作陪。

  圈内人都知简亓处事方式高明而圆滑,一众老总都通他交谈甚欢。

  他今日饮酒有些多,告了假,还没散场就回去了。

  北京已经入秋了。

  秋天的香山很美,缀满红叶,他很多年前也曾挤出时间去过一次。

  他当年为了赚钱,在北京待了两年,签了程以鑫,后来被当时的公司坑惨了,熬了段艰苦日子,接着去了深度发觉。

  他对这座城市没什么感情,对首都所寄托的全部情愫,除了爱北京天安门的玩笑话,便都因着陶桃那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

  陶桃最喜欢的景点就是秋天的香山,小姑娘和他说:“落满枫叶的时候,会很浪漫。”

  在北京的那两年,没有工作的时候——大多在人们已歇下夜,他念着陶桃口中的北京城,走过了很多条老城的大街小巷。

  这是他给予自己的奢侈时间的怀念。

  他去了春日的颐和园,夏时叠满荷花的什刹海,深秋漫山红色的香山,冬令雪满屋头的紫禁城。

  ——不过那些大多不是陶桃爱去的地方,她只在学校组织游景点的时候专门去过。

  简亓还去了陶桃曾就读的央音附中,他尝了巷口那家不正宗的麻油抄手——但陶桃认为味道还不错。

  他走过了陶桃经历过的京城四季,却不挽回那个姑娘。

  他在北京的寒夜里大雪纷飞,她在重庆的艳阳下四季如春。

  -TBC-

  最近在读亦舒的书,文风受了影响好像变得有些奇怪……

  分手原因我已经在写番外解释啦!不过大家也知道不就那点狗血的破事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