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妈asan。

透明姆妈写手。

红玫瑰 chapter1

外链弄了好久,可气死我了

开个小号搞红玫瑰:

和 @恭喜你捕获一只喵喵  @纽扣 的联文,阅读必看:

龙獒昕博正方形四角恋,现代架空,三人负责三个时间线,先注意生物链——龙→昕→博→科→龙,

不引战不撕逼,前期獒博昕博龙昕后期龙獒昕博,戳tag请谨慎追文请注意!

     注意避雷!!!观看请慎重,若有一些不适请立刻离开,现在小红叉还来得及!!!  


此号仅用作发gao文shi,若引战了恐无法及时回复,请见谅。


      华灯初上,这座繁华的都市各路霓虹交错,明媚地昭示她的脉搏生动和黑暗下的浓妆。

     剧情也被屏求LOF尺度

  他的唇永远不会停留在他的唇上,方博明白。

  张继科认为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不是他们这种扭曲的关系可以拥有的,只属于那个人,他的白月光。

  方博却很释然,从张继科赤红着眼睛看向说出“我们做吧”的自己时,他都懂的。

  他贱吗?或许吧。

  不顾一切爱上张继科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都放下了。

  那么美丽,那么危险啊。

  

  

  许昕打给方博的时候,对方很久才按下接听。

  “喂,方博儿。”许昕语气听不出一丝不耐烦,嚼着很亲昵的语调。

  “咳咳”,方博的声音有些奇怪,尾音稍稍抖着,似是受着什么要命的刺激,“大蟒,什么事你说吧。”听上去有些疲软的无力。

  “没大事,就问问你啥时候有空博哥赏脸出来唱个k呗。”许昕的话听起来很放松,实则已经支棱起耳朵揪心的听那边方博的动态。“嗨,这事,博哥当然赏脸,嗯……”吃痛的闷哼,听上去却暧昧不已。

  “怎,怎么了??”许昕感觉自己也要成结巴了。“我我我突然想起有事,先挂了,去不了吧……去不了去不了。”话还没说清,方博就急匆匆挂了电话。电话收线的时候许昕隐隐听到背景一个低沉的男声,听上去很不真切,许是贴近了拿电话的人说的话。

  声音飘着,隔着距离与电波听上去音色有些是真,但许昕还是听出来了。

  “我的博儿可真乖。”

  他多年的校友,兄弟——

  张继科。

 “笃笃笃。”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张继科嘴上嘟哝着,“催命似的。”


  打开门,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里,往事挺直的身子看上去有些许距离,略长的头发看来有些日子没修理,半搭在人俊秀的面庞上。


  哟。张继科吹了声口哨,脸上盛满的笑容未达眼底。“这不是大蟒嘛?有些日子没来我这了啊。”言语轻佻。


  许昕没搭话,双脚一埋踏入玄关,背在身后的手一拉,”砰“,门关上的声音。


  “张继科。”许昕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看起来严肃正经的却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稍有那么平淡认真的和人那么说话,更是一板一眼的吐字。张继科倒没觉得诧异,许昕要没什么反应那可偏生做了那么多年兄弟。


  下一秒,许昕的拳头就砸到了张继科的脸上。


  “靠!”张继科爆了一声国骂,许昕这一下可不轻,打得他半边脸都麻了,却是没还手。“我知道你为啥来找我,这一拳算是我欠你和博儿的。”张继科抬手拭去了唇角渗出的血丝,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微眯,眼神阴霾如狼。


  许昕抬起头,同样不惧,双目赤红,如同被激怒的野兽,隐忍地低吼:“你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吧。张继科,你真让我恶心。”


  后者闻言,一声嗤笑,讽刺意味浓重,唇边的弧度还弯着,笑的动作抽动嘴角的皮肉及伤口,显得可怖扭曲,张继科僵着表情,不轻不缓地拉近刚才引击打拉开的距离,一步一步像是踩在鼓点。


  许昕没动,实际上他休闲服下的肌肉绷紧得像根弦。


  张继科立在他跟前,腰身弯曲一个不大的角度。两人本就身高相仿,气场也说不上谁压着谁,局面上看是张继科姿态稍低,实际上事态掌握权在谁手中,屋内剑拔弩张的两人自然心知肚明。


  前者把唇凑到虚许昕的耳边,姿势暧昧而危险,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好听,压下调子有一种沙哑的唱片质感,在对方耳边炸开,“方博儿啊——”张继科故意顿了一下,恶趣味的观察许昕的表情,“你喜欢博儿,这我知道。哦。你师兄也看出来了。”


  张继科很明确地看到了对方因为听到最后补充的那句时微皱起的眉,似是疑惑,他笑笑,顶着那人不耐烦的示意下开口:“你铁不知道吧,方博他,大学的时候——就被我操了。”许昕自然垂下的手握紧了拳,紧贴在裤线上,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或许是握得太紧,关节处甚至隐隐发白。



  “还有更刺激的呢,要不要听?”男人的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脸上是引人的媚色,用这样的形容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或许是不应该,可对人的清秀脸旁却是分毫不差,”我和马龙'在一起’的时候,约好了的留在b市,他却瞒着我改了志愿跑到了s市,和你做了校友。整个暑假都有意没意地躲着我,接着就把我踹了,这是你知道的吧?瞧你,方博说对s市有好感你还真跑去s市了,可不代表对你有好感。”男人直起身子,如同慵懒的猫,还是懒洋洋的语调,“大学四年,方博就在我身边待了四年,高考那年还天天往我这跑,可我在b市的这四年,我还他妈每时每刻想着他马龙。我捉摸着大不了你师兄真的和你在一起我也就认了,谁知道他丫的女朋友都找了,哈哈哈!”他放声大笑,语声悲戚,面容仍狠厉。


  张继科没停顿多久,继续道:“那天方博陪我去喝酒,之后的事情说来多荒唐。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发现我两在酒店,就两人,光溜溜的搁被窝底下。那年他刚大一吧,十八,顶着个妹妹头,在学校里规规矩矩的除了嘴巴贱点,啥事儿没犯,愣是跟我成了个夜不归宿的人,嘁,不用多说你也知道的。”张继科没再笑了,侧目去看许昕眼中的神色,有不可捉摸的报复的快感。


  “我们做了。”他说。面容平静,死水不起波澜。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