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妈asan。

透明姆妈写手。

【昕博】可惜不是你

  #昕博# (伪)方博视角
  爬墙爬得不亦乐乎,其实这篇很早就写好了本来打算做博生贺但是感觉不大好就后一天发吧。梗老掉牙,抛头颅洒狗血,zhiyu向。ooc我的错,毕竟少尝试这对cp,各位看官据说想虐大蟒是不,成。剧透了。废话多多放飞自我,别取关,标题告诉你还会有大蟒视角,算番外把一些没表达的东西写出来。
  不上升真人不影射谁,平行世界伪现实,打扰蒸煮我锁文。

  随着许昕退役的消息一同传出的,是他和其女友闫瑶的婚讯。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落幕,许昕拿下了其手中最具意义的男单金牌后,也为此把他这十多年来的职业生涯划上一个完美的休止符号。
  在归国处理了奥运余潮未过的必须事宜后,这位新晋大满贯向乒羽中心递交了退役申请书。
  许昕离开自己在对内住所的那一天,正好是空档的休整期,新的旧的队友+朋友,提前说好那样个把个揽着肩,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杀往他们以前去过的饭儿地。明天,他们都将说再见,彼此在度过了作为运动员的许昕和昔日队友离别前的最后一天也是一个节点,仍留着的一道人将在次日午后陆续返回基地训练,为梦中的荣耀拼搏,而他许昕,已经退下了这个光彩夺目的舞台。
  小餐馆里最大规格的包厢里坐得满满当当,毕竟许昕是出了名的高情商好人缘,除了隔壁女队的不方便叫来之外,整个现役男乒队自然是全员到齐。这所有人中,自然也包括许昕的“好兄弟”,方博。
  房间里摆着的是圆桌,老板也是看这人挤人的架势特别摆的桌子,方博恰巧坐在许昕的正对面,从彼此的间隔来看是最短的距离,他们能清楚地看到彼此,可状似最近的方位,偏偏隔着最难靠近的东西。

  一帮大老爷们拼酒拼到最后已经嗨坏了,平日里运动员顾着种种原因都不太碰酒,酒量是一个赛一个的差,到点儿后完全不记得啥“新仇久怨”几杯酒下肚宛如亲生兄弟,勾勾搭搭地去挤兑别个儿。
  许昕的酒量算是队里比较好的,可架不住自己是这场告别宴的主人公,前期大家还清醒的时候轮番攻击加上退役了也没“少碰酒精”的顾及,也不管什么酒精会麻痹小脑动作反应迟钝的了,不用人招呼一声就举起就被仰头一口酒。
  其实更想麻痹的,是自己吧。
  ……
  一大堆人豪气干云叫嚷着拿上来的几箱酒还剩下一半人儿就都被抬走了,原来看起来拥挤的大包间在人走后又显得宽敞起来,空落落的。推开门,方博结了账后慢腾腾的把钱包塞回口袋里,才发现包厢中只剩下自己和许昕两个人。
  还好他是清醒的。一直躲在暗处没被“火拼”波及到的方博叹了口气。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理智掌控之外的事情。
  天知道他在听到他和闫瑶的婚讯后,嫉妒得发狂。
  站在许昕身边的人不是他方博,余生能和他相守的不是你,被世俗所祝福的,更不可能是你们,不是你,方博,永远不是。

  扛起许昕的方博一路上嘴里嫌弃着“许昕你又重了”。也是,一米八的大个儿,又是运动员的身份,本来就要比普通人重些,方博这一路扛过去,那个难受。
  不过关于“出租车”这个出行方式也不知他是否记得,一辆辆计程车从他身边慢悠悠地开过甚至鸣个响试图拉个深夜大街上唯一的客人,可方博却仿若未闻。
  或许潜意识里,他还“小卑鄙”地划算着,自己能和这个人相处的更久的时间吧。像个小偷一样,方博嘲笑自己。他也觉得方博可怜又可笑,小心翼翼地分享别人的幸福,真悲哀。
  在席上服的几杯酒此时有点上头了,再加上他那点可怜的酒量,方博开始跳出句句没有逻辑、理智掌控之外的句子,路灯下两人的影子踩着光,摇摇晃晃地前行。
  “许昕你丫混蛋,走就走了还扯上兄弟伤悲一把,
  “这也算哥们提前帮你倒腾的单身之夜了哈!
  “不过估摸也提不着多前,……
  “嫂子也等了你那么多年了,大家也都盼着这一天呢,
  “也就我方博作贱哈哈,偏偏揪着你不放,
  “揪着过去不放。”
  “你听见得笑我了。就是个傻子,大傻子。”
  方博哭了,他感觉他最近眼泪有点多。在许昕拿下冠军之后,自己提出分手之后,在他把许昕推开之后。
  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嘛。
  是路灯太晃眼了吧。方博扬起头,看到灯罩下的光源体晕出昏黄的光,一只接一只的飞虫扑上去,绚烂后泯灭。
  飞蛾扑火。
  为了一瞬间的温暖把整条命都搭上去,真傻。也真像自己。

  此时已经入秋了,北京深夜的晚风还挺冷,倒也吹散了方博的丝丝醉意。理智回笼后回忆起片刻的那个“大傻子”,真想把那人掐死。
  内心弹幕正刷着,扭头发现肩上的这位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意识,眼睛或许是刚醒又或者是近视的缘故半眯着,板着张脸还带这点迷糊劲儿。
  靠。方博爆了句国骂。也不知道刚才他胡言乱语许昕听见了多少亦或是都落入他耳朵里了,当下心里有点虚,换上平日两人的相处模式张嘴调节气氛:“许昕你这人忒讨人厌了,能走能蹦了还拉着你博哥驮着你 我知道你对我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可你你你这就没意思了哈~”明明是故作轻松的语气,方博的声音还是颤了那一下,脸上却笑得一脸褶子,“你看看这都到你家大门口了,要不是博哥英明神武,还不得拖着你个大老爷们上楼,多丢面儿不是?行行行你快松手成不,两大男人勾勾搭搭真臊得慌,嫂子看见了……”“方博儿。”话没说完就被许昕打断了,他原是和方博并排,一只手搭在后者的肩上以一个半支撑的方式靠住的,现在他把手放下来,以一个背后的角度把搂在怀里。方博的身量和高度相较于他略小一些,正是契合,一低头就可以吻住的差距。他把头搁在方博的肩上,声音在后者耳边炸开,“我爱你。”
  这句话似是一句魔咒,把方博引燃了,他颤抖着想要挣脱,可在许昕的怀抱里,他许是醉了,可耻地无法离开。许昕在他耳边一句句的说着“我爱你”,带着世界末日般的决绝感,再配上那人堪称杀器的磁性音色,这才是他方博的酒,醉了他的人,醉了他的心。他们在街边路灯光幕拼接的遗漏处忘情的接吻,光明大方的照耀了这片区域的所有,唯独没有黑暗中的他们。
  他们只能隐在黑暗中,被世界遗忘。
  唇齿交缠间,方博无声的说了道别,许昕没有听到,也不会听到的。
  再见,再也不见了。
  你完全从我生命中离开了,反之亦然。你的半生属于她,而不是“他”。

  方博第二天向队内提交了退役申请书,肖战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打给他,彼时方博已经在候车室里,接到肖战电话是表示是否得到批准他都得离开一天。肖爸不愧是肖爸,没有做细问可能会伤到方博的举措,只是说了些关切的贴己话。结束通话前方博半开玩笑的请肖战放心,自己回个老家娶妻抱娃娃而已,还会经常回来看他的。电话那头顿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肖战是知道他同许昕的事情的,自然,也认识闫瑶。
        过机时,方博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顺手放在了检查包裹的小木桌上,提起行李准备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便再也没停留的快步离开了。
  不如离开得更彻底一些。他假意没有听到后面检查的车站小姐焦急的呼声“先生,先生您的手机没拿!!”
  湖北距北京还是有那么一段距离的,有钱有条件的情况下人大部分都会选择飞机这样的快捷交通。
  不是全部大概就是有方博这样的人存在。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鬼使神差地选择这种文艺小女生会做的事情,车速不快,窗外的景色也慢悠悠地一帧帧变换,让人清晰的看到离别这件事。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感觉吧。方博专注地看着窗外的景致,眼睛也不眨一下,好像离开了那个地方,自己那段荒唐的、漫长的情感就能随着距离的拉远消失在风中的吹散的沙尘里。
  是日夜的更替。方博一直都没睡,只是目光没有停歇地放在窗外千篇一律的景色上
  到站了。他没有迟疑的下了车,脚踏上站台时,来了一阵风。风卷起地上的尘埃,他在风中看到了少年时光至今心中深爱的那人。
  风带起了沙尘,又将它吹散了。
  就像带走了少时岁月和他们的曾经。

  第一次相亲,方博就表示对对方一见钟情。
  方妈妈十分之高兴,暗自感叹自个孩子终于是开窍了,还拉着各路姐妹团帮助儿子把女孩拿下。
  他们结婚了。女孩很爱他,他也是那么爱那女子的。每日睡前,方博都这样告诉自己。
  这样就不会总在梦里看到那个人了。
  一转眼,就到了大雪纷飞的元月。站在银装素裹的院子里,方博不禁想起往年北京的雪也是极大的,同时也很美。队里训练累了就在休息的时候溜出来撸个串,回去的路上总有不知是谁拿起路边的残雪裹巴裹巴就成了武器,挑起一场战争。平日如马龙这般再乖的队员也都放飞自己到处撒欢,可也不知为什么,许昕和方博在激战中总是特别认真,就像是他们在赛场上狭路相逢那样捉对厮杀。然而总是都是方博赢。接着一行人回去的路上,他们两个总是故意落在最后,许昕总是拿着自己“输了”这茬美其名曰要安慰,然后拉着方博交一个黏糊糊的亲吻,直到身和心都热乎了。
  ……
  “大冷天的跑到院子里冷不冷啊。”妻子身上拢着松垮垮的大衣,脸上是温柔的笑意,不轻不缓地走过来,把还热乎的手覆在方博的手上。“透透气,就进去了。”他抬起手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了一把,“冷着呢,快进屋。”“嗯。”妻子闻言,听话的回屋了,院子里又只剩下他一人。
  地上铺着色彩单调的厚雪,黑压压的树枝被积雪压得有些弯,扑朔朔地抖下些许雪花,一片寂静中的细微声响落在地上也像是被雪掩盖掉了,闷闷的声音,方博孤独得像是世界上唯一的幸存者。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种说法倒也没错。
  毕竟在很长的时间里,方博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和那个叫许昕的男人。现在他们都从以前共同描绘的互相支撑的未来绕道而行了,从此分道扬镳,属于方博的小小世界里,也只剩他孑然一身孤独一人。
  方博突然有一些难过。同时也释怀了。感谢妻子,在他浸在没必要的回忆里时是她让自己看到了该和自己和那人并肩而行的是谁,在他贪恋虚幻的属于过去的温暖时也是现实把自己挖了出来。在冰天雪地里的方博也是空荡荡的,心和人都是,哪里还有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模样。
         ……
         他回到家乡之后就办了新的号码,上了次微信和以前队内仍信得过的队友互换了电话以保持联系,在那以后也没登录过这类的社交平台。
          打开拨号界面,明明没有存他的号码,记忆却轻车熟路地打开那人的存档,身体快过思考的敲打下那个号码。
         只迟疑了一下,方博就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嘟——”电音夹杂着过往的斑驳,穿过了上千里的路程抵达他所在的地方,声音颤了两下,对方按了接听。
        “喂你好,哪位?”听筒传出他熟悉的好听声音,隔着不长的未接触的的时间,已染上了些许陌生的意味。
         方博努力扬起一个很开怀的笑容,让自己变得很开心的样子。尽管他明白对方看不到。“瞎子,想哥们儿了没?”

     许昕接到方博电话的时候,正赶着去帮以前的队友送几件冬装。
        在听到那个人声音的一瞬间,压抑了许久的思念像丛草疯狂地生长,也像正在蓄势高高翻起的海浪,下一秒就把自己拍在水中,呼吸不能。许昕有太多想告诉他的事,询问他的话,很多东西无形的涌过来把自己的脑和心灌得涨满
         “方博,你真幼稚。”思绪太多,许昕没待理清就冷不丁蹦出一句话。对面那人抗议:“怎么说话呢!你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许昕,咋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尊重你偶像。”
         许昕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车开到路边的停车带上,柔和了眉眼,把语气逼得没有波动,开口道:“为什么退役?”
  方博许是被他这一板直球打得有点蒙,正絮叨着话就被噎着了,这回也不跑火车了,冷哼一声道,“你许大蟒是真瞎假瞎,我这状态你还看不到?力量,反应力,包括弧度,指不定刚从二队上来的小队员都能把我打跪咯!我也替国家觉着我丢人,难得还赖在主力层继续蹭资源?”虽是语气嘲讽可隐隐还有无能为力的苦涩。许昕垂眸,他也是一个刚退役的老将了,他明白一个运动员短暂的职业生涯中末期所经历的伤痛,可在他看来方博的情况远没那么糟糕。
        “那……你也可以留下来当指导啊,以你的条件鲁能怎么也不会不留你的。“嘿总算听见您夸我一句了。我嘛……没必要,真的。”
  许昕拧起眉头,还是没多说什么其他的,“成,那你啥时候回来,哥给你接风洗尘。”接着他听见那人换上一副轻松的语气故作歉意,“昕哥我还得跟你说声不好意思了,之前跟你说要求做伴郎的事情估摸黄了,你让我师兄或者龙队顶上呗,他们不还没结?我嘛……我结婚了。”
  许昕也说不上那时的自己有多么可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不死,也就是咎由自取的意思,是吧。
  一切都是他太自私,太自信。
  他把车停在的是市中心繁华的一条街道旁,车外车水马龙的,来来往往的人却衬得许昕倍感孤单。
  自己的心就像被鞭打后丢在炙热的烈阳下暴晒,在阳光下暴露出实则千疮百孔,无处遁行。
  许昕抽动唇角,觉得自己也是好笑,笑着笑着,眼前模糊。他今天由于要出行脸上本是架着眼睛的,可许昕只觉得透过擦得锃亮的挡风玻璃,身前的路隐在朦胧中寻不见出处。真是太糟糕了。
  “呀方博,恭喜啊。”你一定要幸福,方博,我祝福你。

  方博婚礼的那一天,风轻云淡,一切正好。
  来宾很多都是曾经在队内的直到和教练官以及昔日的队友们。作为伴郎的许昕站在门口迎宾,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唏嘘不已。若不是身边两人大大的婚纱照摆着,许昕险些说是他们的婚礼。
  流程很俗套,也很有仪式感。
  无非是入门处迎宾,引路,待宾客满席到了所谓良时,婚礼进行曲响起,嘈杂的会场归于噤声,新娘被她的父亲搀着,一袭白纱踏歌而行。
  许昕作为伴郎一直在新郎的不远处,也在台上,聚光灯下万众瞩目的地方。他们之间隔着短短不到一米远,可真因太耀眼了,光明之下他们谁也无法跨过那一步之遥。
  许昕抬头,盯着方博的脸,后者神色尽是庄重。毋庸置疑,虽然方博这个平时嘴上总跑火车没个正经,可在某些事情上他总是那般认真。譬如乒乓球,也譬如她。
  新娘的手放在了方博的手上。
  “方博,你是否愿意娶她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方博说。
  我愿意。许昕也说。
  方博,我愿意。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你同住,在神面前和你结为一体,爱你、安慰你、尊重你、保护你,像我爱自己一样。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你,直到离开世界。
  可是没有路了啊,前方已是终点,他们必须绕道而行,从此分道扬镳,在自己的路上走下去,走下去。
  无法回头。

  方博回头,给了他一个笑容。
  这时他想起许多年前两人一起听过的一首歌,那时年少,不懂得什么叫做悲欢离合、世事无常,把每一天过得恣意快活,只是为了拿捏姿态去唱那些悲伤的曲目。
  年华无返,千帆过尽,才知道那首歌说尽了人间离合事。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
        还能温暖我胸口。

 





  -fin-
碎碎念:没有谁谁谁是渣也不存在谁谁谁的错,一切都是作者的锅。很喜欢得到评论❤强势求。小红心和小蓝手也喜欢嘿嘿,不需要刀片。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