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妈asan。

透明姆妈写手。

【羊肉包】Difficult(中/有肉

ooc有,私设满天飞。
要开车了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鬼知道有没有下,看造化吧。

    气氛突的就变得暧昧起来。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开灯,仅有的光源只有从窗外穿来的透亮的白月光和撑着床沿、缓缓俯身来的孙yáng眼中的星辰大海。(记得包子最喜欢的歌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嗯然后…
    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太近了。
    宁泽涛想。
    胸膛仿佛要贴在一起,擂鼓一样的心跳都能够听到。
    像一个美好的梦一样;就是了吧。
    孙yáng眼神中的恍惚和突然的随心的状况外念头被理智驱走,刚起身欲走,突然之间宁泽涛的手附上了他的心脏。
    “孙yáng,你有你的白月光吗?”他的笑容好看的很,另一只手撑起了身圝子,将唇凑上去,迷糊中沙哑的声音诱人心魄。
    耳边是男人压抑的吐息,夹有青年独有的滚圝烫,带着孙yáng的耳边都软得酥麻,“孙yáng我他圝mā喜欢你啊!你知道我他圝mā圝的有多爱你吗!你就这样走了啊!你可真出息!”
    平曰里wēn文尔雅的青年一连bào了两个cū口,压抑的语调hán圝着迷茫与痛苦。
    孙yáng突忽的就心下一涩,扭头hán圝住了宁泽涛冰凉的唇,不太灵活的舌圝头笨拙的的试探过去,得到身下人热切的反馈,长圝驱圝直圝入,两人都没有任何经验,只是伴着本能和酒精的驱使,分圝泌的唾液在双圝唇分开见连接起一道暧昧的银丝和魅秽的啧啧声,两人的身圝子都软圝下来,紧圝贴在一起。
    平曰睡着还算舒坦的单人床此时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挤在一起当然的会感到拥挤,而这之后伴生的便是孙yáng与宁泽涛间更为紧密的贴合,都是xuè气方刚的男人,此刻都已有了反应。
     孙yáng的一双长圝tuǐ半跪在宁泽涛的身上,一双大手在后者的身上游圝移,宁泽涛此时难耐的喘息无非是对于孙yáng来说最好的催圝情剂,平常被队友开玩笑唾弃的鲨鱼牙正在后者的锁骨处徘徊,暧昧的shǔn 圝xī声间种下一颗颗红印,宁泽涛这时身上已是大汗淋漓,作为处圝男,从未有过的刺圝激感让他从头顶至脚底都有传递着一股刺痛的酥圝麻,放直的一双大长圝tuǐ隐隐紧圝贴锁紧,脚上的十指不知从何时蜷缩在一起,就连喘息也变得小心翼翼。
    此时孙yáng也是察觉到身下人的变化,轻笑说了一声不要紧张,炙热的大手停留在宁泽涛的小腹处,至私圝密圝处淌下充斥房间的麝香味,孙yáng并没有这个经验,也不知是否要润圝滑,只是释放自己已经胀痛的欲圝望,最开始是宁泽涛感受着身上人的吐息失神下并未太大反应,没有润圝滑过的身圝子下仿佛被撕圝裂开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飙出一句脏话,整个人都贴在孙yáng的身上,还报复性的扭头在后者的脖子上重重的咬了一口。
    原本孙yáng在听至自家小包子的叫圝声是一瞬间就想到了他的不适,本想耐着欲圝望退出,哪想宁泽涛给他来了那么刺圝激的一下,瞬间双脚发软,下意识的挺圝进了,这次宁泽涛到没有叫,只是搂着孙yáng的双手扣得更近了些,紧紧圝咬着自己的牙。
    孙yáng此时也咬牙叹了口气,停了下来在宁泽涛的耳边道:“放轻圝松宝贝儿,放轻圝松。”很显然这句话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后者此时却是得更近了些,大圝tuǐ以下的地方却是软得没力了。
    “嗯…呃、啊——嗯……”暧昧而细碎的呻圝吟从宁泽涛被孙yángqīn得有些发红的口圝中传出,抬眸之下眼中hán圝着的目光像是魅惑,又像是邀请,孙yáng哪能忍住,这个低头如野兽扑食一般叼圝住了宁泽涛的唇,身下动作不停又是一挺,两人张圝开双臂、十指相扣的手中尽是汗淋漓的寒意,火圝热而冰冷。
    在这场激烈仿佛没有后路的性*事中,一切充斥着放任自liú的情绪,而这一切的驱使是酒精,还是往曰平淡之下的“队友”情,那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很久没有炖肉了这里语言描写比较弱所以没能将剧情(?)很好地表达出来,还是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会不会废话太多了?(原来的被吞了拿去和谐了一下,将就看吧

评论(3)

热度(32)